有些事情事实已经不用再辩为什么还要律师呢?

有3个回答

罗翔 2018-01-18

无论是聂树斌案、呼格吉勒案,当时都是人皆曰可杀,于是被判处死刑,最后才发现杀错了。因此法律规定,任何人未经法庭生效判决确认,都不能被视为“罪犯”也就是无罪推定原则。二战结束后,著名作家萧乾在采访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时,很不理解为什么法庭居然允许律师为那些恶贯满盈的战犯进行辩护,直到自己被打成右派,他才恍然大悟。在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时,每个战犯都有律师为其辩护,对于法庭的判决,几乎没有战犯提出异议,但在反右时,没有一个右派能请律师为其辩护,而文革之后的拨乱反正却几乎平反了所有右派。所以后来萧乾反思自己早年对于辩护权的错误认识,他意识到,辩护制度的存在正是为了通过给司法机关“找茬”来维护判决的公正。从这个意义来讲,每一个司法官员都应该感谢敬业的律师不断的给他挑刺,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防止冤案的出现。

阳阳 2018-08-08

政治案件与一般刑事案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既然有钱能使鬼推磨,所以律师成金钱的**就不足为奇了,金钱买不了正义,但买走律师的良心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罗翔

无论是聂树斌案、呼格吉勒案,当时都是人皆曰可杀,于是被判处死刑,最后才发现杀错了。因此法律规定,任何人未经法庭生效判决确认,都不能被视为“罪犯”也就是无罪推定原则。二战结束后,著名作家萧乾在采访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时,很不理解为什么法庭居然允许律师为那些恶贯满盈的战犯进行辩护,直到自己被打成右派,他才恍然大悟。在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时,每个战犯都有律师为其辩护,对于法庭的判决,几乎没有战犯提出异议,但在反右时,没有一个右派能请律师为其辩护,而文革之后的拨乱反正却几乎平反了所有右派。所以后来萧乾反思自己早年对于辩护权的错误认识,他意识到,辩护制度的存在正是为了通过给司法机关“找茬”来维护判决的公正。从这个意义来讲,每一个司法官员都应该感谢敬业的律师不断的给他挑刺,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防止冤案的出现。

匠人 2018-02-12

没有经过辩论,怎么就可以称为事实?怎么知道不是权力机关迫害嫌疑人的情况?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关于必威体育公司 在必威体育公司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必威体育公司广告 友情链接 必威体育公司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